首頁 >> 社科關注
中國文學創立期的藝術格局與歷史高度
2019年12月08日 08:42 來源:《中國高校社會科學》2018年第1期 作者:傅道彬 字號
關鍵詞:君子文學;經典時代;藝術格局;筆語文學

內容摘要:中國文學有著氣象恢宏的歷史開篇,先秦文學不是簡單的文學發源,而是一種決定性的歷史突破。

關鍵詞:君子文學;經典時代;藝術格局;筆語文學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傅道彬,首都師范大學文學院特聘教授,哈爾濱師范大學文學院教授。

    關鍵詞:君子文學;經典時代;藝術格局;筆語文學

    內容提要:中國文學有著氣象恢宏的歷史開篇,先秦文學不是簡單的文學發源,而是一種決定性的歷史突破。早期中國文學實現了從口語到筆語、從民間到宮廷、從文學到經典、從英雄到君子的歷史跨越。先秦文學不是早熟式的童年歌唱,而是成熟期的青年放歌,這一時期成熟的文學創作和藝術理論對后世中國文學的影響是決定性的。

 

  中國文學有著氣象恢宏的歷史開篇,中國文學與中國文化一樣表現出早熟的歷史特征,這種早熟不是少年老成,而是充滿了自然而浪漫、絢麗而莊嚴的青春般的藝術風范。先秦文學是中國文學的創立期,所達到的思想與藝術高度不是簡單的發源草創,而是奠基與繁榮,是質變的突破與跨越。這一時期中國文學形成的藝術格局和達到的歷史高度,堪為后世文學之楷模。

  先秦文學不僅自成風格,也有自身獨特的發生、發展、繁榮、總結的演變規律。一般的斷代文學發展常常表現出發生、發展、繁榮和衰落的特征,而先秦文學卻是在繁榮中進入總結期,在經典文化、諸子文學與楚辭屈賦等文學形式充分發展的高潮中結束的。具體而言,首先,先秦時代的中國文學實現了從口語向筆語的歷史轉折,并建立了獨特的抒情與敘事方式。其次,禮樂文化是中國文學生長的歷史土壤,發達的禮樂文明為中國文學提供了制度、儀式、器物及藝術職業化的形式保證,中國文學很早就具有專門化的宮廷文學特征。再次,先秦時代是中國文學的思想審美實現突破的時代,以《易》《詩》《書》《禮》《樂》《春秋》為代表的“六經”,不僅代表中國文化的精神氣象,也代表中國文學和藝術的審美品格,“六經”的出現代表古典時代的思想突破,也反映著這一時期中國文學的歷史突破和藝術跨越。最后,君子文學是早期中國文學的典型代表,君子從原始的階級意義轉化為后來的道德的、文化的、人格的意義,具有風雅氣象、正義精神、中和美學特征的君子文學得以發展,對中國文學的精神氣質和藝術追求產生了深刻影響。遺憾的是,很多人對中國文學的歷史發源缺少應有的重視。

  一、從口語到筆語:中國文學書寫方式及筆法的建立

  雖然文學起源于口語,但是我們看到的中國文學的經典樣式卻是筆語,是一種以文字為主要載體的書寫形式。中國文學很早就完成從口語到筆語的歷史過渡,實現了從口語的即興靈活到筆語的錘煉雕琢的藝術跨越。呂叔湘先生認為語言有“口語”與“筆語”之分①,口語通過聲音表達,而筆語則是通過文字表達。口語多是即興的當下的,而筆語則是長久的錘煉的,因此需要更多的修飾手段。原始文學源于民間,源于日常生活,呈現出自由靈活的特征。“今夫舉大木者,前呼邪許,后亦應之”②的“杭育杭育”式的“舉重勸力之歌”③,《竹彈謠》的“斷竹、續竹、飛土、逐宍”④等都保留了原始文學散漫即興、脫口而出的特征。需要指明的是,無論口語文學如何自然生動,其流傳方式都是有局限性的。文學的真正成熟需要記載,漢字的出現不僅僅為歷史的記錄提供了載體,更為文學從口語向筆語的歷史跨越提供了條件。甲骨文是中國最古老的文字系統,也反映了筆語文學書寫方式的原始風貌。甲骨文已經顯現出成熟的筆語形式:

  癸丑卜,貞:今夕,亡禍?寧?甲寅卜,貞:今夕,亡禍?寧?乙卯卜,貞:今夕,亡禍?寧?丙辰卜,今夕,亡禍?寧?⑤

  癸卯卜,其自西來雨?其自東來雨?其自北來雨?其自南來雨?⑥

  王占曰:吉。東土受年?吉。南土受年?吉。西土受年?吉。北土受年?吉。⑦

  甲骨卜辭一般包含敘辭、命辭、占辭、驗辭四個部分,形成了較為穩定的結構形式。上述幾組甲骨卜辭已經有了整齊的排比句式,反復的追問語氣和時間、空間有秩序的組合排列,很顯然這不是即興的普通的口語,而是經過巫師們精心雕琢與文飾的“筆語”,甲骨卜辭代表著殷商典型的成熟的筆語文辭,意味著殷商時期的筆語文學已有穩定的藝術形態。

  史官的記事筆法,出自宮廷,是典型的筆語敘事。已有學者注意到甲骨卜辭與《春秋》記事筆法的深刻聯系。殷周時代史官是一種世襲的職業,周代初年文化落后,周代王室及諸侯國的史官多源自殷商史官家族,這就造成了殷周之間歷史敘事筆法的繼承和聯系。劉源先生特別指出《春秋》與甲骨卜辭者相互聯系的例證。⑧第一,關于戰爭侵伐。“某侵我某鄙”的方式,是春秋常見的書寫戰爭的方式。例如《春秋》僖公二十六年、文公十五年皆書“齊人侵我西鄙”,文公七年書“狄侵我西鄙”,襄公十四年書“莒人侵我東鄙”。上述“某侵我某鄙”的歷史記載中的“我”,皆指自己一方,在《春秋》中則特指魯國。而這種筆法也常見諸甲骨卜辭中,如羅振玉舊藏一版大骨(即《殷虛書契菁華》第一片,《合集》6057,現藏國家博物館),有“沚戛告曰:土方征于我東鄙,二邑,方亦侵我西鄙田”的記載,兩者之間存在著淵源關聯。第二,關于天象物候。《春秋》對天象物候的記載也延續了殷商史官的傳統筆法。《春秋》記“雨”“不雨”,與殷墟卜辭完全一致。又如,《春秋》記載日食30余次,皆用“日有食之”,殷墟卜辭記載日食、月食,亦用“日有食”“月有食”“日月有食”,基本一致。關于“大水”“有年”“螽”(蝗災)等記法也都繼承殷墟筆法,其例甚多。第三,關于遣詞造句。《春秋》《左傳》關于戰爭侵、伐、襲之類的記法,與甲骨卜辭所記的戰爭性質也大致相同。《春秋》謂建筑多用“作”,如“新作南門”“新作雉門及兩觀”,而殷墟卜辭也常見此例,如“王作邑”(《合集》14201)等。《春秋》常書“公至自某地”,這也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殷墟卜辭的“有至自東”(《合集》3183)、“其先至自戉”(《合集》4276)之類的記載。

  筆語不僅是一種歷史敘事方式,也是一種抒情方式。古老的歌詩是禮樂化、儀式化的,而這些詩篇本身也是為抒情文學建立規范。《周禮·春官·大司樂》記載了所謂“六代之樂”,即《云門大卷》《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六代之樂”是黃帝、堯、舜、夏、商、周六代民族史詩,現在對《云門大卷》《大咸》《大韶》《大夏》《大濩》等史詩還不甚了了,但經過古今學者的努力,對周代樂舞詩《大武》的形式結構已經有了大致的了解。《禮記·樂記》謂《大武》“六成”,“六成”即六章,相當于戲劇的六場,不同的單元反映不同的內容。依《樂記》記載:“夫《武》,始而北出,再成而滅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國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復綴以崇。”⑨如此敘述,與《史記·周本紀》記述的西周初年的歷史脈絡正相吻合,《大武》用音樂、舞蹈、詩歌的形式藝術地再現民族的歷史,而這里的“詩”也是一種文學筆語,《詩經》中的雅頌詩篇本質上是對樂詩的歷史繼承和發展。

作者簡介

姓名:傅道彬 工作單位:首都師范大學;哈爾濱師范大學

職稱:文學院特聘教授;文學院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