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宗教學
吉萊斯皮為神學辯護
2019年10月08日 10:0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劉月文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自啟蒙運動以來,神學的權威一直面臨著挑戰和拒斥,無論是伏爾泰(“砸爛這卑鄙貨”),還是康德(“把它控制在理性自身范圍之內”),都表達了對神學的某種不滿。拉美特利聲稱,作為一種自然的存在,人必須理解他自身,而對神的信仰和崇拜是人類理解自身的一道障礙。啟蒙思想家們主張,只有徹底地從神學的暴政中脫離出來,才能更清晰地理解人自身,找回人存在的意義。在他們眼中,神學是一道充滿迷惑性的光,在神學的干擾和支配之下,人類無法看清自身的本質和存在。在現代性這個世俗王國里,宗教和神學的重要性似乎正日漸式微。

  然而,在吉萊斯皮看來,在全球一體化的背景之下,重新思考現代性的起源問題,更深刻地認知人類自身的神學和宗教開端,至關重要;宗教和神學在現代性觀念的生成過程中,扮演著無可替代的核心角色。按照通常的理解,現代性是一個“世俗王國”,在這個王國里,人已然取代神而成為萬物之靈,并企圖運用新的科學和與之相隨的技術來實現對自然的掌控;現代性的起源和核心是與神學無關的、反宗教的甚或是不可知論的。但是在吉萊斯皮看來,這種觀點是極其危險和幼稚的。誠然,現代性一直在與某些形式的神學作斗爭,但并不能因此就斷言現代性就是對神學本身的拒斥。現代性并不抵觸神學本身,而是試圖更加妥適地調整神學在人類生活中的位置。只有捕捉到了現代性的形而上學/神學內核,才能更清晰地理解受神學驅動的反現代性的主張,從而做出更為有效的應對。“雖然現代性方案的這種形而上學/神學內核逐漸被它自身所造就的科學所遮掩,但它從未遠離,而且常常在未經覺察或理解的情況下持續地指導著我們的思想和實踐。”按照吉萊斯皮的看法,對于現代性的理解應該是開放性的,現代性更應被理解為一種努力,“試圖為人、神和自然的本質和關系問題找到一種全新的形而上學/神學解答”。也就是說,現代性的實質就是構建一種新的融貫的形而上學/神學的嘗試。令吉萊斯皮感到擔憂和不滿的是,在茫然的“現代性隱憂”和躁狂的“啟蒙沖動”之下,神學或宗教被迫退隱幕后,其重要性被粗暴地忽略了。“由于選擇性地遺忘了現代性的神學起源,二律背反的本質矛盾便得到了加強,變得更加難以解決。”

  “那種以神死了而告終的看似世俗化和科學化的過程,實際上只是神的退隱,神從沒有徹底缺場。”自伊拉斯謨和路德始,經由霍布斯和笛卡爾,再到尼采和康德,人與神的本性和關系問題的追問始終沒有停歇。這已清晰地表明,神學對于現代性具有永恒的重要性。神學的議題和事物始終與現代性相關聯,現代性的世俗化、科學化或袪魅過程,并非如尼采所宣稱的“上帝已死”,也不是如海德格爾所言的“隱匿的神的永遠消退”,而是神的屬性漸次轉移到了自然界、社會力量、歷史和人(“一種永恒的人的意志”)之上,神學有了一個更為妥適的安放和存在。在吉萊斯皮看來,如果武斷地消除神或神自身的所有屬性,對于現代性的形色各異的所謂整全的解釋都將會留下數不清的漏洞。“在現代性的進程中,實際發生的并非神的簡單清除或缺場,而是將他的本質屬性和力量轉移到其他事物或存在領域中。”盡管從表面上看,啟蒙運動總體上對神學持敵視態度,但這種敵視從未阻止(更多情況下其實是方便了)神的本性轉移的進程。“面對持續已久的神之死,唯有使人或自然或兩者在某種意義上成為神,科學才有可能為整體提供一種沒有漏洞的、更為整全的融貫解釋。”正是從這一點出發,吉萊斯皮認為,現代性的袪魅過程同時也是一個逐漸回歸和返魅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人和自然被賦予了原本歸屬于神的若干能力和屬性。康德所謂的“人本身就是寶貴的目的”之所以可能,不過是因為現代性已把迄今為止所公認的神的屬性轉移給了人。因此,在吉萊斯皮看來,“啟蒙(以及后啟蒙)對人的個性的張揚事實上是一種激進的(盡管是隱藏的)伯拉糾主義。神的或至少是準神的力量復現,盡管總是偽裝著的”。

  “現代性的科學轉向并不能粗暴地拒斥或遺棄神學所內涵的一切東西。神學不僅關心人在彼岸世界的精神命運,也會關心如何解釋在此岸世界發生的事情。”吉萊斯皮斷言,普遍理性一旦泛濫開來,就會罩上惡魔的面紗。缺少了神學或宗教維度的現代性,不僅未能改進和提升人們的生活,反而把他們甩入無邊的黑暗,在信仰的荒蕪中無謂地掙扎。真正的、開放的現代性具有廣博的包容性,可以給科學、理性、神學和道德留下足夠的空間。在為現代性辯護的同時,完全可以給宗教和神學留有充分的余地。正是在這個意義上,吉萊斯皮認為,霍布斯和笛卡爾為神的意志和宗教權威的領域劃界,并非是出于對神學本身的反感或猜忌,而是試圖構建一種賦予自然優先性的新科學。他們的意圖不是要驅逐神學或宗教,而是要把神學的功用限定在一種更為自然主義的特殊形而上學內部。“神學是永遠需要的,人的必死性無可避免會引發必須加以解答的來世問題。”如果把神學和形而上學問題懸置起來,我們對現代性的理解是極其片面和淺薄的。

  (作者單位:洛陽師范學院法學與社會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劉月文 工作單位:洛陽師范學院法學與社會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