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思想政治教育 >> 基本原理
民族觀教育與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2019年09月18日 10:05 來源:《思想理論教育》2019年第1期 作者:詹小美 李征 字號
關鍵詞:時代新人;民族觀;民族觀教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內容摘要:優化民族觀教育的結構性效用,有賴于時代新人創造性思維的開發和國民教育全過程的貫通,以“石榴籽”話語的結構性表達、“五個認同”內容的結構性統攝、“內外化”方式的結構性鏈接,促進傳播話語、教育內容,型構方式協同的系統整合。

關鍵詞:時代新人;民族觀;民族觀教育;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詹小美,李征,中山大學 馬克思主義學院,廣東 廣州 510275 詹小美,中山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傳播與設計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山大學互聯網與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

  內容提要:馬克思主義民族觀以批判性和建構性的統一、實踐性與發展性的辯證,通過對時代的回應、現實的介入和社會的改造,闡釋了馬克思主義關于民族問題的根本看法,由此構成了民族觀教育的指導思想和重要內容。作為社會再生產的“文化形式”,民族觀教育的重點詮釋與時代發展共律動。引導時代新人樹立正確的民族觀在現階段的“表達性語言”和“根本性對話”,以及解決民族問題指導原則和解釋方案的運用,指向了民族觀教育的重要地位、核心內容與實踐推進。優化民族觀教育的結構性效用,有賴于時代新人創造性思維的開發和國民教育全過程的貫通,以“石榴籽”話語的結構性表達、“五個認同”內容的結構性統攝、“內外化”方式的結構性鏈接,促進傳播話語、教育內容,型構方式協同的系統整合。

  關 鍵 詞:時代新人 民族觀 民族觀教育 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

  標題注釋: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大精神國家社科基金專項課題“新時代培育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項目批準號:18VSJ090)。

  [中圖分類號]G64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007-192X(2019)01-0019-07

  民族觀是人們對民族、民族關系和民族問題的根本看法,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反映中華民族共同體存在的社會意識。在現實性上,正確的民族觀以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鑄牢指向了擔當民族復興大任時代新人培育的邏輯起點。作為世界觀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定的民族觀是一定階級制定民族制度、綱領、政策的指導原則和理論依據;作為中華民族共同體客觀世界在民族成員頭腦中的主觀映像,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強調包括56個民族在內的表現在共同文化之上的共同心理素質和特殊的歷史文化聯系。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要在各族群眾中牢固樹立正確的祖國觀、民族觀,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1]“建設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園,積極培養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2]的重要論述,從新時代民族觀教育與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價值共生性出發,全面闡釋了解決民族問題的中國特色工作思路,系統明晰了民族團結進步教育的戰略地位,是新時代開展民族觀教育、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推進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行動指南。

  一、批判性與建構性、實踐性與發展性: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的理論特質

  馬克思主義民族觀是馬克思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歷代馬克思主義者的思想結晶,是貫穿民族觀教育的指導思想和重要內容。在現實性上,理論體系要具有鮮明的時代性,馬克思、恩格斯所提出的關于民族問題基本思想的實際運用,“正如(《宣言》所說的,隨時隨地都要以當時的歷史條件為轉移”。[3]對時代的回應、對現實的介入、對社會的改造,不僅構成了馬克思主義民族觀批判與建構、實踐與發展的對象性活動,而且構成了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直接現實性作用的基礎。

  “在批判中建構,在建構中批判”,始終是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的重要闡釋方式。馬克思主義民族觀對民族和民族關系發展規律的深刻揭示,是無產階級了解、認識民族與民族問題的經驗總結和理論升華,蘊含著批判性與建構性的統一。在馬克思那里,對現存事物肯定性理解的辯證法,邏輯性地包含了批判的環節,以及對現存事物否定性的理解;在本質上不崇拜任何東西的辯證法,邏輯性地包含了建構的指向,以及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的律動。與資產階級民族觀的唯心主義和形而上學底色相對,馬克思主義民族觀以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去認識民族和民族問題,去審視和處理民族關系。從“實然”民族問題的“否定”,到民族問題解決方略“應然”的“肯定”,開啟了從事實走向價值、從經驗走向理念、“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的否定之否定。正如馬克思所指出的那樣:“批判的武器當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質力量只能用物質力量來摧毀。”[4]正是在批判資產階級民族觀以民族虛無主義將各民族區分為“優等民族”和“劣等民族”的基礎上,馬克思主義民族觀提出了各民族一律平等的思想,指出民族問題與民族存在如影隨形,它是社會總問題的一部分;各民族應實現平等和聯合,先進民族應幫助落后民族。

  “在實踐中發展,在發展中實踐”,始終是馬克思主義民族觀與時俱進的重要特質。實踐性是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理論詮釋的邏輯起點,發展性是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理論效應的作用基質。從主體走向客體、接受實踐檢驗,構成了馬克思主義民族觀影響“感性世界”的客觀性基礎;從歷史走向現實、回應時代課題,則構成了馬克思主義民族觀融入時代發展的歷時態前提。在馬克思那里,“哲學家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釋世界,問題在于改變世界”,[5]將主觀見之于客觀的對象性活動引入無產階級解決民族問題的實踐,在事實上搭建了與價值彼此交互的橋梁。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那樣:“馬克思的整個世界觀不是教義,而是方法。它提供的不是現成的教條,而是進一步研究的出發點和供這種研究使用的方法。”[6]“與時俱進”代表了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特有的開放性和創新性,隨時間的延續、時代的變遷、時機的消長而發展變化的理論,往往是與新的社會實踐相結合、與新的情況相適應的理論。由此出發,實踐性和發展性的統一,以主客體相互作用的哲學范疇、實踐觀點和實踐行為的現實交互、創造精神與創造能力的密切結合,指謂了實踐中馬克思主義民族觀對社會發展、世界交往、理論創新永無止境的深度回應。

  作為民族觀教育的指導思想,馬克思主義民族觀在批判與建構、實踐與發展的過程中,以現實對傳統的追溯凸顯了其開放性和革命性的本質。理論的時代性,取決于研究對象的時代特征和對時代問題的回答程度。作為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的奠基者,為解決資本主義自由競爭時代的民族問題,馬克思、恩格斯創立了無產階級民族觀的理論體系,他們的論述幾乎涉及民族、民族問題、民族關系的所有基本問題。英國的憲章運動、1848年歐洲革命、國際工人協會成立、巴黎公社革命,構成了19世紀以來風起云涌的工人運動;愛爾蘭、波蘭、匈牙利、意大利等國的民族問題,印度、中國、波斯等國的民族斗爭,構成了方興未艾的被壓迫民族解放運動。這兩方面相互交織的特定歷史條件,深刻影響了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的敘事方式和闡釋基礎。帝國主義階段,“在各先進國家里,資本的發展已超出了民族國家的范圍”。[7]與民族運動聯系在一起,資本主義徹底戰勝封建主義,進而使“民族運動第一次成為群眾性運動”,民族國家成為“保證資本主義發展的最好條件”。[8]著眼于民族問題錯綜復雜的俄國國情,以及被壓迫民族的普遍覺醒,列寧在領導無產階級進行革命斗爭和社會主義建設的過程中,致力于民族國家理論的研究,提出了社會主義國家解決民族問題的指導原則,進一步凸顯了馬克思主義民族觀的理論特質。

  關于民族構成的條件和民族起源,經典作家們都提到了共同地域、語言、民族性格、共同心理素質等要素,通過聚焦“從部落發展成了民族和國家”的過程與組織特征,詮釋了民族形成的物質文化條件;基于從現存所有制引發民族問題的現實,馬克思提出“人對人的剝削一消滅,民族對民族的剝削就會隨之消滅。民族內部的階級對立一消失,民族之間的敵對關系就會隨之消失”[9]的論斷;在對普魯東派的論戰中,馬克思對不同時代的民族運動和民族原則作了歷史的分析和批判;在對民族內部結構和民族同化規律進行闡釋的基礎上,馬克思指出,“各民族之間的相互關系取決于每一個民族的生產力、分工和內部交往的發展程度”,[10]歷史上民族同化的現象也是由經濟情況決定的。關于帝國主義階段的民族問題,列寧將“民族生活和民族運動的覺醒”,“民族間各種聯系的發展、民族壁壘的破壞、國家統一的形成”,視為資本主義的世界規律;帝國主義列強將世界劃分為壓迫和被壓迫國家,因此必須區分壓迫和被壓迫民族,以及它們各自不同的任務。關于社會主義國家解決民族問題的指導原則,列寧提出了奪得國家政權的無產階級不僅要在形式上實現民族平等,更要達到事實上的民族平等的思想;必須慎重對待民族感情,消除不信任心理,沒有什么比對待民族不公平更能阻礙無產階級團結、發展和鞏固的思想;民族區域自治是通過和運用“自治”這一“杠桿”解決民族問題、滿足民族當家作主政治要求的思想。

作者簡介

姓名:詹小美 李征 工作單位:中山大學 馬克思主義學院;

課題:

研究闡釋黨的十九大精神國家社科基金專項課題“新時代培育和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研究”(項目批準號:18VSJ090)。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