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發展
申端鋒 王孝琦:城市化振興鄉村的邏輯缺陷 ——兼與唐亞林教授等商榷
2019年10月08日 09:15 來源:《探索與爭鳴》(滬)2018年第12期 作者:申端鋒 王孝琦 字號
關鍵詞:消費主義/鄉村價值/鄉村振興/城市化/領導權/參與權

內容摘要:

關鍵詞:消費主義/鄉村價值/鄉村振興/城市化/領導權/參與權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在鄉村振興問題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城市化的樂觀派,其理由主要是城市中產階層的消費需求,為鄉村振興提供了動力。鄉村建設的主流方案是發展鄉村旅游,將田園風光打造成為城里人的消費品。所謂城市化能促進鄉村振興,實際上是消費主義振興鄉村,消費主義替代了原來的國家主義,成為鄉村建設的主流思路。在這種城鄉關系中,鄉村會失去主體性、地方性知識和發展能力。在城鄉關系并沒有發生實質性變化的背景下,城市化振興鄉村可能只是一種幻覺,城市化也許能為城市中產階層建設美麗鄉村,卻無法改變城鄉之間的不平等關系。城市化能否促進鄉村振興,關鍵是能否實現城鄉平等和城鄉融合。為了實現城鄉關系的平衡,必須要限制消費和資本的作用,確保農民對鄉村建設的領導權和參與權,進一步打開鄉村振興的思路。唯此,才可能實現以農民為主體的鄉村振興,破解現代化進程中的鄉村衰敗鐵律。

  關 鍵 詞:消費主義/鄉村價值/鄉村振興/城市化/領導權/參與權

  標題注釋:基金項目中央高校基本科研業務費專項資金“農村公共文化建設機制創新研究”(JUSRP1702XNC)。

  作者簡介:申端鋒,江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江蘇 無錫 214122;王孝琦,江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研究生,江蘇 無錫 214122

  近期《探索與爭鳴》持續討論鄉村振興話題。繼賀雪峰、李昌平、熊萬勝等三農學者的對話發表后,唐亞林教授等又發表了商榷文章[1]。與前述三農學者側重于鄉村自主發展不同,唐亞林教授認為城市化是解決三農問題實現鄉村振興的主要動力,旗幟鮮明地提出了以城市化促進鄉村振興的觀點。本文暫不討論鄉村振興的保守抑或積極,而是想集中討論城市化與鄉村振興的邏輯關系。城市化促進鄉村振興,不只是唐亞林教授一個人的觀點,周其仁、溫鐵軍等均認為城市化為鄉村振興提供了資源和機會。在鄉村振興問題上,實際上已經形成了一個城市化的樂觀派,其理由主要是城市中產階層的消費需求為鄉村振興提供了動力。在城市化的背景下,鄉村建設的主流方案是發展鄉村旅游,將田園風光打造成為城里人的消費品,將鄉村空間變成城市中產階層的消費空間。所謂城市化能促進鄉村振興,實際上是消費主義振興鄉村,消費主義順理成章地替代原來的國家主義,成為鄉村建設的主流思路。學界主流顯然看到了這一點,但并沒有從消費主義的角度給出系統論述。因此,本文擬從消費主義的角度來討論城市化對鄉村振興的影響。

  從國家主義到消費主義:鄉村建設的演化邏輯

  本文將鄉村建設分為三個歷史階段:一是民國時期的經典鄉村建設;二是1990年代末至2005年的鄉村建設,可以視為經典鄉村建設的延續;三是2005年國家實施新農村建設戰略以來的鄉村建設,可以稱之為新鄉村建設。

  經典鄉村建設遵循的是國家主義,是針對農村衰敗的救國救民方案和社會運動。梁漱溟致力于尋找中華民族的振興之路,其鄉村建設主張以傳統文化為本位的現代化;晏陽初以鄉村改造和平民教育為重點,也是為了實現中華民族的現代化。兩者都是國家主義的視角[2],關注的焦點是鄉村建設與中國道路。經典鄉村建設模式就是梁漱溟先生所謂的“政教合一”,即政治與教育的合一,換言之就是鄉村建設與國家建設的合一。

  1990年代末至2005年的鄉村建設依然遵循國家主義的進路。解決三農難題和順利推進國家現代化,仍然是知識分子從事鄉村建設的價值追求。經典鄉村建設的議題主要是合作經濟與平民教育,1990年代末興起的鄉村建設基本上也是圍繞著這幾個方面展開,合作社、文化建設和農民教育還是重點議題。

  而2005年以來的新鄉村建設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表現在有了新的議題,如生態農業、鄉村旅游、古村活化、鄉愁經濟、社區營造、鄉村規劃等。不管是生態農業,還是鄉村旅游,其實都是消費主義的驅動,都是為了滿足城市中產階層的消費需求,這意味著鄉村建設進入了消費主義主導的階段。

  在國家新農村建設戰略出臺之后,鄉村建設面臨著國家化。但鄉村建設派并沒有接受國家農政的收編,而是接受了消費主義。他們選擇和城市中產階層結合起來,形成了中產化的鄉村建設。中產化的鄉村建設遠離了國家主義,也拒絕了大資本,走出了一條新的道路,即消費主義的道路。歷史學者王先明教授曾詳細論述了經典鄉村建設的國家化[3],鄉村建設一直受國家農政的支配性影響。如今,不僅鄉村建設受到了消費主義的影響,就連國家農政也受到了消費主義的影響。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為了回應城市消費者的消費升級。

  從國家主義到消費主義,鄉村建設的這一變化是非常清晰的。不管是鄉村建設派的探索,還是國家農政改革,都指向了消費主義。經典鄉村建設是國家主義主導,新鄉村建設遵循的是消費主義的進路。消費主義是新鄉村建設的動力,也是新鄉村建設的內容。鄉村建設的消費主義轉向甚至與農業轉型表現出了驚人的一致。西方學者提出了生產主義/后生產主義、多功能農業的概念,用來概括1980年代以來的西方農業轉型。這一轉型最早由法國、英國等歐盟國家提出,隨后傳播到日本。進入21世紀以來,多功能農業開始被中國農業政策部門和學界所接受。多功能農業的理念為鄉村建設提供了新思路,以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最為典型。“鄉村旅游的實質是對農業、鄉村環境和文化資源按照城市居民的需求進行重新組合和再造,以挖掘鄉村內生發展潛力。”[4]中國農業政策也采取了多功能農業的理念,大力倡導鄉村旅游和田園綜合體的發展。多功能農業的主要功能之一就是消費功能,為城市市民提供更加多元化的消費品。

  從現代化和城市化的主流觀點來看,鄉村的前途是悲觀的,鄉村注定是要衰落的,甚至注定是要消亡的。在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過程中,鄉村始終是被犧牲的對象,中外學界曾一度提出種種鄉村衰敗論。隨著中國工業化和城市化的推進,鄉村建設終于被視為國家責任。但國家主導的鄉村建設一直是輸血式的,并沒有恢復鄉村社會自身的造血功能。在多功能農業的框架之下,城市中產階層的消費需求為鄉村建設提供了新的機會。在樂觀派看來,消費主義具有造血功能,促進了休閑農業和鄉村旅游的發展,鄉村的農業生態和文化資源資本化。鄉村社會重建了主體性,恢復了活力。“一個有小農存在的世界要比沒有小農的世界更加美好!”[5]學界一改過去的悲觀論調,對鄉村的前途突然變得樂觀起來。所謂城市化促進鄉村振興,乃是城市市民下鄉消費田園風光,促進人財物從城市流向鄉村,從而促進鄉村的內源發展。隨著中國經濟的持續快速發展,一個龐大的城市中產階層在消費上的崛起,為鄉村建設提供了源源不斷的動力。由此,鄉村建設的動力不再是家國情懷,而是城市消費主義。田園風光和鄉愁經濟成為新鄉村建設的關鍵詞。

  黨的十九大提出鄉村振興戰略之后,鄉村建設重新成為學界關注的焦點,但學術界對消費主義支配下的鄉村建設實際是相當陌生的。在消費主義的語境下,鄉村建設的家國傳統解體了,鄉村建設開始與城市中產階層結合,走上了一條所謂城鄉互助的道路。經典鄉村建設是國家主義的道路,而城鄉互助道路則形塑了新鄉村建設的消費主義氣質。

作者簡介

姓名:申端鋒 王孝琦 工作單位:江南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