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族學
李俊杰 吳宜財:民族地區產業扶貧的經驗教訓及發展對策
2019年10月09日 09:12 來源:《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5期 作者:李俊杰 吳宜財 字號
關鍵詞:民族地區;產業扶貧;開發式扶貧;精準扶貧

內容摘要:

關鍵詞:民族地區;產業扶貧;開發式扶貧;精準扶貧

作者簡介:

  【摘要】產業扶貧作為開發式扶貧主要方式,對于提高民族地區自我發展能力、少數民族群眾增收致富能力和民族地區扶貧有效性、脫貧穩定性意義重大、作用顯著。民族地區產業扶貧經過實踐探索積累了政策引導、資源驅動、合作經營、資產收益、組織帶領、銷售增值、就業增收等經驗,也面臨著新業不立舊業廢、扶強不扶弱、增產不增收、收益不高代價大、投入—產出率低等問題。解決這些問題,需精準選擇產業發展與益貧減貧相兼容的實施路徑:科學規劃,審慎甄選,提高產業精準度; 完善設施,集聚要素,增強產業發展協同性; 差異發展,品質取勝,打造產業核心競爭力; 生態優先,文化引領,提升資源環境承載力; 政府引導,企業帶動,構建多元利益共同體; 健全機制,跟蹤管理,擰緊扶貧績效責任鏈。

  【關鍵詞】民族地區; 產業扶貧; 開發式扶貧; 精準扶貧

  【作者簡介】李俊杰,北方民族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主要研究少數民族經濟、區域經濟。

  【基金項目】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項目“民族地區深度貧困大調查與貧困陷阱跨越策略研究”(18ZDA122) 。

  一、民族地區產業扶貧的有益經驗

  民族地區把產業扶貧作為精準扶貧精準脫貧重中之重,各地因地制宜探索形成了一些有特色、可復制、能推廣的經驗。

  1. 農戶自主發展+政府驗收獎補。民族地區政府根據本地實際和產業規劃,制定產業扶持政策,采取先發展、后補助等方式,引導有發展意愿且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自主選擇政策范圍內、適宜自身發展的產業項目,在達到基本規模且通過政府驗收后,將補助資金發放給貧困戶,激勵貧困人口自力更生脫貧。該經驗的優點是產業扶貧到戶到人,能調動貧困群眾自主性、積極性。缺點是各自為政,分散經營,導致產業難成規模、質效不高,貧困人口能脫貧但難致富。如廣西以獎代補推進特色產業扶貧,出臺產業目錄和認定標準,對種植、養殖、旅游、邊貿、加工等78 個特色產業類型進行扶持,按1 年以內、1~2 年和2 年以上,不同項目達產生效時間進行分類獎補,有力促進縣級“5+2”、村級“3+1”特色產業發展和貧困群眾增收脫貧。西藏日喀則市設立勤勞致富“以獎代補”資金,市、縣( 區) 兩級財政通過統籌、整合各級各類資金等形成產業發展獎勵性資金,支持貧困戶通過農牧業生產、扶貧產業發展、轉移就業、培訓就業、訂單生產、商貿旅游等實現勤勞致富,激發貧困群眾脫貧積極性。

  2. 企業開發資源+聘用農戶務工。政府引入企業或企業自主進入貧困地區,對該地的優勢資源進行開發、農特產品進行加工,并聘用貧困群眾到企業或基地務工,帶動貧困戶依靠土地流轉租金等資源性收入和務工等工資性收入脫貧,政府則在土地、稅收、貸款、資金等方面給予企業相應的政策優惠。該經驗的優點是脫貧帶動能力強、穩定性強,能形成規模效益且多方受益,缺點是貧困戶與企業之間的地位不對等,貧困人口的利益和脫貧效果主要受制于企業的經營狀況和道德水平。如云南省加強鄉村旅游資源保護開發利用,實施“123518”旅游扶貧工程,擬建設1 個全域旅游扶貧示范州、20 個旅游扶貧示范縣、30 個旅游扶貧示范鄉鎮、500 個特色旅游扶貧村,扶持1 萬戶旅游扶貧示范戶,帶動80 萬以上貧困人口脫貧,2017 年通過旅游業帶動12.1 萬貧困人口脫貧。

  3.農戶參股入社+統一生產銷售。致富帶頭人或村組織牽頭成立專業合作社,引導周邊貧困戶以土地、山林、扶貧資金等入股的形式加入合作社,并采取“統一品種、統一技術、統一管理、統一質量、統一品牌、統一銷售、統一分配”的管理運營方式,帶動貧困人口脫貧增收,政府則給予合作社相應的資金補貼。該經驗的優點是貧困戶與合作社的利益聯結較為緊密,貧困群眾參與產業的組織化程度較高。缺點是合作社經營管理水平偏低且發展存在不確定性,帶動脫貧的能力和范圍較為有限。如湖南湘西州花垣縣十八洞村組建苗繡專業合作社,實行“公司+合作社+農戶”模式,與吉首市、花垣縣等地的苗繡公司合作開發特色繡品,由公司提供原材料和繡樣,農戶負責織繡加工,再由公司根據繡品質量負責收購,付給社員織繡加工費,帶動社員100 余戶、輻射周邊5 個村,貧困戶依靠苗繡年均增收1萬多元。

  4.發展集體經濟+農戶共建共享。村組織將農村集體組織的土地、林地等資源性資產,以及公益性設施等,統籌合理使用獲得經濟收入,并優先吸收貧困勞動力到村集體公益崗位就業,實現集體經濟收益共享、帶動脫貧。此經驗的優點是既能盤活集體資產資源,又能調動貧困群眾勞動積極性,還能促進村級公益事業發展。缺點是增收渠道較為單一、收入較為有限,脫貧帶動能力偏弱,也容易誘發貧困戶與非貧困戶、非貧困戶與村組織之間矛盾。如貴州省在全省推進資源變資產、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的“三變”改革,大力促進農業農村經濟發展和脫貧攻堅。2017 年底,農民以承包地等資源入股244.83 萬畝以資金入股18.82 億元,實現255.61 萬農民變股東,其中貧困人口52.25 萬人, 326.69 萬農民增加收益18.01 億元、人均增收529.76 元,其中61.51 萬貧困人口參與改革獲得收益6.79 億元、人均增收1103.81 元。青海省采取政府財政扶貧資金全額投資、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等形式開展光伏扶貧,項目覆蓋全省39 個縣( 市、區) 、1622 個貧困村,光伏電站正式投產發電后預計將每年為各村帶來40 萬元以上的村集體經濟收益。這些村級集體經濟一方面通過以工代賑、生產獎補、公益性崗位等方式帶動農牧民增收;另一方面將作為滾動資金推動發展壯大扶貧產業。

  5.搭建電商平臺+產銷精準對接。發揮電子商務的信息、渠道、物流等優勢,政府采取支持貧困戶開辦網店、村級建立電商服務網點和引入電商企業到貧困地區開展合作幫扶等形式,搭建農產品網上銷售平臺,推動“農產品進城,工業品下鄉”雙向流通,實現產地與市場、供給與需求、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無縫銜接,促進農產品增值和貧困群眾增收。此經驗的優點是既能延長農業產業鏈、價值鏈; 又能提高貧困地區發展能力和貧困人口增收后勁,缺點是技術門檻和基礎設施要求較高,部分貧困群眾難以有效參與、分享增值收益不夠。新疆以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項目建設為抓手,通過組織疆內外大型電商平臺和企業與南疆四地州22 個深度貧困縣進行精準產銷對接,建立農產品“上行”聯動機制,拓寬貧困縣特色優質農產品銷售渠道,促進貧困戶增收脫貧和貧困地區產業發展。全區2018 年實現農產品網絡零售額同比增長近45%。內蒙古巴林右旗推行電商扶貧“3+4+1”模式,構建農畜產品上行、工業品下行和氛圍營造3 大體系,推出“電商幫買”、“電商幫賣”、“一村一品”和“產業帶動”4 項舉措,建立1 個電商扶貧大數據系統,建成蘇木/鎮級電商分中心5 個、嘎查/村級電商服務站120 個,貧困嘎查/村覆蓋率達86%,帶動貧困戶535 戶。

  6.訂單培訓+農戶定向就業。圍繞產業發展布局、市場用工需求和貧困群眾就業意向,由政府單獨或者聯合技校等培訓機構以及企業、勞務公司等用工主體,組織有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開展訂單式職業技能培訓和農村實用技術培訓,針對性提高貧困群眾就業技能和生產技能,并采取定向就業、就地就近就業、勞務輸出就業等方式實現貧困人口穩定增收。此經驗的優點是能夠增強貧困群眾自我脫貧和自我發展能力,實現企業與貧困戶雙贏。缺點是貧困群眾能力素質難以精準對接企業發展需求,脫貧增收持續性受企業經營狀況和行業變化影響較大。如寧夏持續推進創建100 個就業扶貧示范基地、培養1000 名就業扶貧勞務經紀人和推薦10000 名貧困勞動力就業的“百千萬”行動,為貧困勞動力提供職業介紹、職業技能培訓、創業培訓、就業援助、創業扶持等全方位公共就業服務,截至2019年4 月,全區累計超過10 萬人在各類就業扶貧示范基地就業,南部山區9 個脫貧重點縣已有13879 名貧困勞動力實現跨省或就地就近就業。

作者簡介

姓名:李俊杰 吳宜財 工作單位:北方民族大學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賽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