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跨學科
反思“未來已來”的教育 ——基于責任倫理學的審視
2019年10月08日 10:0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司建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當前,“跨越圍墻”“智慧教育”“在線課程”“知識服務”等諸多教育樣態逐漸顯露頭角,宣告著教育的未來已經到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撰寫的《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報告,以反思的視角瞻望了“未來已來”的教育。面對“未來已來”的教育,我們應如何以反思的態度來接納這個初生之物?哲學家約納斯(Hans Jonas)曾對現代社會的諸多問題進行了深入剖析,其中也涵括了教育問題。依憑約納斯開創的責任倫理學,我們或許可以借此打開反思教育的智慧新門。

  觀照他人:設定教育的“距離”

  “未來已來”的教育呈現著“云端教育”“自由學校”“電子書包”等多樣與別致的教育形態。數字技術不斷為知識創造提供擬真條件,網絡將改變學校的時空格局,教學范式和認知方式亦會隨之更新,這些變化似乎預示著人類的教育將會出現重大變革。在約納斯看來,人類的諸多事業距離“責任倫理”越來越遠,他把這種只關注人類自身的短視之學稱為近距離的倫理學。我們將約納斯的近距離倫理學隱喻遷移到教育領域亦可成立。當教育的聚光燈僅是投射于人類自身時,這種教育終究還是屬于人類中心主義的教育,而此種狹隘視野的教育可稱為近距離的教育。

  近距離的教育體現為教育目標設定囿于人類的局限性,特別是教育目標的設置缺乏一定的可行性。比如:我們應該達到哪些教育目標?提供哪些教育經驗才能實現這些目標?怎樣才能有效組織這些教育經驗?我們怎樣才能確定這些目標正在得到實現?顯然,現在的我們仍然不能對泰勒(R. W. Tyler)70年前在《課程與教學的基本原理》(Basic Principles of Curriculum and Instruction)中提出的教育目標問題作出符合人類自身甚至超越人類范疇的回答。這足以說明,現在的教育終究還是環繞在人類周圍的近距離的教育。約納斯認為,人類的“任何行動必須從人類的長遠存在著想,或者任何行動的后果不能對未來的生命造成破壞”。教育終究不是為了關注人類自身發展的近距離的教育,而我們需要的是將人類置身于世界并著眼未來的遠距離的教育。

  為實現遠距離的教育,我們應在教育目的和知識學習兩方面作出努力。第一,在教育目的方面,約納斯與美國教育哲學家諾丁斯(Nel Noddings)的關心倫理思想是一致的,教育的目的在于促使學習者學會關心,即學會“關心他人,關心自然與物質世界”,學會關心生命世界中的一切存在。第二,在知識學習方面,約納斯認為,“基礎知識必須嘗試跟上我們的力量的轉瞬即逝的影響范圍,而且,必須使其近期目標經受長遠后果的批評”。這進一步說明,除了培養學習者的認知能力,我們還需注重培養其諸如“社會與情感能力”(social and emotional skills)的非認知能力,力圖在知識創新與社會實踐之間實現意義的重塑,從而為造福人類與改善世界付諸行動。

  關注學習:承擔教育的“責任”

  自瑞典創立的Vittra Telefonplan學校設計成型后,人們開始關注未來學校的設計理念,認為未來學校應該是充滿樂趣的、開放的、交互的空間樣態,因而不會有固定劃分的教師、桌椅和隔墻。在美國建立的Ad Astra學校,沒有統一的課程時間安排,甚至沒有課后作業,學習者只是通過問題式或項目式學習方式來完成相應任務。未來教育的樣板學校越來越多,這些學校都有一些共同的特征:充分尊重學習者的興趣,學習與游戲有機相融,學習時空可以即時調控。就學習時空而言,傳統的學習時間已經變得不是單向的、線性的,空間也不是區隔與封閉的,學習時空正向著立體的、開放的、可塑的、可生長的趨勢不斷轉換與重構。

  除了可以轉換與重構學習時空,人工智能也為改變人類的學習方式增添了不少光彩。人工智能將人類的學習從固定的接受學習,轉換為智能化的“混合學習”“自適應學習”“無邊界學習”等諸多學習模式。具體而言,基于人工智能的學習,更多是在人機交互的形式中進行,未來學習中的陪讀、練習、監督等工作由機器人代替人完成。在人工智能的推進下,人類的學習將會在學習力和思考力方面進入更為高階的層面。不過,當前的人工智能還不能完全參與人類的學習活動。人工智能目前能做到的僅是程序性的串行加工,而人類具有的頓悟、遷移、推理、批判、想象等思維都不是人工智能所具備的。因此,我們不能隨意地將人工智能引入人類的學習活動,甚至認為人工智能可以替代人類的全部思維。

  無論未來教育呈現出何種樣態,人工智能參與人類的學習活動終究還只是一種教育實驗。約納斯敏銳地捕捉到了這一點,并且深刻地提醒我們“在教育中進行的實驗影響到其主體的生命,也許影響到整整一代學童的生命。人類實驗,無論是為了什么目的,往往也是和主體間進行一種負責任的、非實驗的、真正合適的交往。而且,即便最高尚的目的也免不了這里所說的責任”。進言之,我們不能以降低教育質量為代價肆意地開展某種實驗,否則,將會產生某些不可估量的傷害。

  關心未來:生發教育的“啟迪”

  目前,教育實施的程序仍以學校為核心,以教學為中心,教育內容由權威機構選定,教師單向搬運舊有知識,學習者被動接受固有信息。未來教育所暢想的智能教學、智慧教室、數字化學習等新教育方式,或許會與現行教育形式產生一定矛盾。比如,如何有效組合教育時間與空間?如何取舍和選定教學內容?人工智能如何介入教育場域?線上學習與線下學習如何有機融合?面對這些富有張力的未來教育問題,約納斯并沒有做出正面的回答,但他從責任倫理的角度提醒我們,“這里的關鍵是:以長遠、未來和全球化的視野探究我們的日常的、世俗—實踐性決斷是一個倫理的創舉”。這說明,解決問題的關鍵不在于分析教育問題本身,立足長遠、顧全大局才是化解未來教育矛盾的可行途徑。

  約納斯用“憂患啟迪法”(the heuristics of fear)為未來教育提出了一個可行方案,即“人們必須在尊重民族性的前提下傾聽人類超民族的事業的聲音,以便贏得民族性對它的承認,承認它是最高的事業”。問題是,教育事業的重任應由誰來完成?在約納斯看來,父母和政府是承擔這項重任的完美搭檔,因為“當人們想到父母責任時,應該會涌起一種關懷后代的崇高感,想到政治家責任時,應該會涌起一種關懷后代的使命感”。

  約納斯雖然沒有為未來教育的實現提出更為具體的實施步驟,但從當前世界教育的總體格局來看,各國仍需踐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倡導的教育四大支柱的理念,即教育要促使學習者學會求知(Learning to know)、學會做事(Learning to do)、學會合作(Learning to co-operate)、學會生存與發展(Learning to be)。實際上,我們需要培養的仍然是傳承文化、創造知識、富有善意、服務社會的人,這樣的人在任何時候都是需要的。我們應繼續挑戰和破解更有復雜性、情感性、創造性和生命力的教育問題,進而在教育的實踐進程中對“未來已來”的教育作出責任倫理維度的新反思。

  (作者單位: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

作者簡介

姓名:司建 工作單位:陜西師范大學教育學院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