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世界考古
韓建業:齊家文化的發展演變——文化互動與歐亞背景
2019年10月09日 09:45 來源:《文物》2019年第7期 作者:韓建業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齊家文化自發現至今雖已近百年,但在分期年代、地方類型、來龍去脈、對外關系等基本方面,仍然頗多歧見。本文擬將齊家文化置于歐亞大背景下, 重點從文化互動的角度,在我們曾提出的早、中、晚三期說的基礎上,對上述問題做進一步的梳理。

  一 形成于甘肅東南

  齊家文化早期局限于甘肅東南部(圖一),以天水師趙村七期遺存為代表。其高體斝式鬲、雙耳或雙鋬斝、小口高領罐、繩紋圓腹罐(有的帶花邊)、帶耳罐、斜腹盆、豆、塔形紐器蓋等主要器類和客省莊二期文化前期者相似;但紅褐陶占絕對多數,繩紋多于籃紋,斝身素面而非籃紋,小口高領罐多鼓肩而非折肩等特征,都和客省莊二期文化有一定差別。甘肅永靖秦魏家遺址雖出有繩紋斝式鬲,但應當只是齊家文化因素滲透進了甘肅中部而已,因為當時的甘肅中部以至于青海東北和河西走廊,主要還是馬家窯文化半山類型的分布區。

  甘肅東部、東南部至寧夏南部一帶,廟底溝二期時分布著以常山下層、大地灣五期遺存為代表的仰韶文化常山類型,罐類箍多周附加堆紋,有較多平底盆,和齊家文化尚有較大差距。該地區龍山初期分布著以菜園遺址群早期遺存、師趙村六期遺存為代表的菜園文化, 有一定數量的繁復彩陶和附加堆紋裝飾,有的彩陶飾鋸齒紋,流行屈肢葬,也和齊家文化有別,并非齊家文化的主體來源。齊家文化應當主要是客省莊二期文化西進隴東南并與菜園文化融合的結果。早期的絕對年代約在公元前2400~前2200年,這個時段在中國內地屬于銅石并用時代晚期。

  齊家文化早期還吸收了狹義“北方地區”老虎山文化的矮體釜形斝式鬲、矮體釜形斝、帶耳小斝等陶器因素,以及晉南陶寺文化和廟底溝二期文化末期的琮、璧和璜等玉(石)器因素,這些都是其與客省莊二期文化不同的地方。老虎山文化、陶寺文化等因素,越過關中而遠抵隴東南,有可能是以陜北—隴東為通道。神木石峁、延安蘆山峁等遺址很可能就是玉器西傳的關鍵點。石峁石城體量龐大,當為龍山時代陜北等地的區域中心,在其強勢影響下,玉器等因素西向波及甘肅自在情理之中,甚至不排除從甘肅等地獲取玉料資源的可能性。當然,齊家、石峁等西北地區玉器的出現,最終源頭還在東方的海岱和江浙地區。

  約公元前2500年之后,甘肅中西部、青海東北部分布著馬家窯文化半山類型, 新疆北部、蒙古西部和中亞北部草原有切木爾切克文化、奧庫涅夫文化(Okunev)等以畜牧為主的文化,中亞南部有阿姆河文明(Oxus Civilization)(或稱巴克特里亞·馬爾吉亞納文化系統),屬于綠洲農業文化,牧養牛羊,種植小麥、大麥、黍、粟等。和中國內地不同的是,這些文化都已經進入青銅時代早期。限于資料,目前還看不出齊家文化早期和這些歐亞草原文化的直接交流, 但當時源自西方的小麥已經見于黃河流域大部分地區,源于中亞南部的尖頂冠形符號見于青海東北部,同時期半山類型鋸齒紋彩陶的盛行也當與來自中亞南部的影響有關,說明公元前3千紀后期甘青等地已與中亞尤其是中亞南部存在文化交流,齊家文化的早期發展應當離不開這個中西文化交流的大背景。

  二 拓展至甘青大部

  齊家文化中期從甘肅東南部拓展至河西走廊以東的甘肅大部、青海東緣和寧夏南部,以青海樂都柳灣齊家文化遺存為代表,還包括甘肅天水西山坪七期遺存、武威皇娘娘臺遺存,寧夏隆德頁河子“龍山時代遺存”,青海民和喇家遺存等。主體器類在早期的基礎上發生了一定變化,比如斝式鬲變為鬲,小口高領罐由圓肩變為折肩,部分雙(三)耳罐器耳變大;繩紋仍遠多于籃紋,還有花邊圓腹罐、大口雙耳高領罐、鸮面罐等。仍流行璧、琮、多孔刀、長體單孔鏟等精美玉、石器。常見仰身直肢葬,時見男直肢、女屈肢的現象。

  由于分布范圍擴大,地方性差異就明顯起來,如甘肅東部和寧夏南部的西山坪、頁河子等,多見鬲、斝而少見馬廠式彩陶,甘肅中部、青海東北部的皇娘娘臺、柳灣等正好相反,據此可將齊家文化至少分為兩個地方類型,分別

  為西山坪類型和皇娘娘臺類型。究其原因,中期齊家文化自東向西強烈擴張,將馬廠類型從甘肅中部和青海東北部逐漸排擠出去,但土著的馬廠類型因素畢竟還會被部分繼承下來。齊家文化中期的年代, 大約在公元前2200~前1900年,仍屬于銅石并用時代晚期。

  齊家文化中期和客省莊二期文化后期仍有不少相似的方面,璧、琮、多孔刀等和石峁等遺址同時期玉、石器依然接近,可見此時的齊家文化繼續與陜西、內蒙古中南部等地存在密切交流。尤其在伊金霍洛旗朱開溝和神木神圪垯梁等朱開溝文化早期遺存中,不時發現男直肢、女屈肢的葬式以及典型的雙(三)大耳罐等,明確體現來自齊家文化的影響。

  公元前3千紀末期,在新疆北部和中亞北部草原的青銅時代早期文化,除切木爾切克文化、奧庫涅夫文化外,新出辛塔什塔文化(Sin-tashta) 以及橫貫西西伯利亞草原東西的塞伊瑪-圖爾賓諾(Seima-Turbino)遺存。此時西方文化影響進一步加強。以皇娘娘臺遺存為例,除在其馬廠類型末期(或“過渡類型”)式彩陶上見有來自中亞的尖頂冠形符號外,可能為權杖頭的齒輪形石器也當源自西方,帶三角形格紋的條形器類似中亞北部塞伊瑪的刀柄。皇娘娘臺一個遺址就出土如此多的類似中亞的器物,說明偏西的河西走廊地區接受西方文化影響程度更大。

  三 變革自西風東漸

  齊家文化晚期發生了戲劇性變化,東向遠距離拓展到關中和商洛地區,占取了原客省莊二期文化的核心分布區,西南向則滲透到川西北高原。

  齊家文化晚期以甘肅廣河齊家坪遺存為代表,還包括甘肅永靖秦魏家、永靖大何莊、臨潭磨溝遺存,陜西隴縣川口河遺存、西安老牛坡早期遺存、商洛東龍山“夏代早期遺存”等。主要器類仍為帶耳罐、大口高領罐、折肩罐、花邊圓腹罐等,但隨著空間范圍的大擴展,區域性差異更加顯著,至少可以分為三個地方類型。一是甘肅中西部和青海東北部的秦魏家類型,流行較高瘦的大口折肩罐、裝飾倒三角紋彩的雙(三)大耳罐等;二是甘肅西南部的磨溝類型,有較多矮胖的帶耳罐類,少見雙(三)大耳罐;三是關中和商洛地區的川口河類型或老牛坡類型,有更多圜底罐、高領圓腹罐。晚期的絕對年代在公元前1900~前1500年,已經進入青銅時代早期。齊家文化晚期仍有玉(石)璧等,尤其在東龍山遺址還發現較多石璧和石芯,說明此時仍有此類玉、石器手工業存在,但已經遠不如以前發達,應該只是之前傳統的孑遺。

  公元前2千紀前期,在新疆北部和中亞北部草原的青銅時代中期文化,除阿勒泰及附近地區的晚期切木爾切克文化外,其余大部分地區都由辛塔什塔文化、塞伊瑪—圖爾賓諾遺存等演變為安德羅諾沃(Andronovo)文化系統。齊家文化晚期銅器的顯著增加,當與歐亞草原地帶這些青銅文化的先后影響相關。具體來說,在秦魏家、大何莊、總寨、齊家坪、沈那、新莊坪、杏林、尕馬臺、商罐地等遺址發現有較多青銅或紅銅的環首或平首刀、單耳或雙耳空手斧等工具,在青海沈那等地還發現帶倒鉤的大矛,這些都與塞伊瑪—圖爾賓諾遺存、安德羅諾沃文化系統的同類器近似,磨溝所見喇叭口耳環更是將其與新疆和哈薩克斯坦地區的安德羅諾沃文化聯系起來,貴南尕馬臺等所見青銅鏡上的三角紋也常見于安德羅諾沃文化,可見此時齊家文化主要與中亞北部草原地區發生關系。當然,齊家文化可不只是被動地接受影響, 三角紋青銅鏡就有可能為其創新之作,盡管鏡類器物更早的源頭當在新疆東部乃至于更西方。需要指出的是,齊家文化晚期西與四壩文化為鄰,二者陶器尤其青銅器存在不少共性, 齊家文化陶器上一種特殊的“蛇紋”裝飾,可能是對四壩文化垂帶紋等彩陶裝飾的模仿, 有理由推測四壩文化是齊家文化中西方式青銅器的中間傳播環節之一。無論如何,由于和西方文化交流的加深,齊家文化發生了較大變革,生產力水平提升,畜牧業成分顯著增加,為其東向遠距離拓展準備了條件。

  齊家文化之末,在齊家坪、磨溝、皇娘娘臺等墓地以及蘭州崖頭、臨夏瓦窯頭等遺址,出現一些圜底的彩陶罐或繩紋罐, 顯得很是突兀,其來源應當是阿爾泰南部和天山東中段的切木爾切克文化,尤其是多重波折紋、梯格紋等彩陶紋飾,很可能就是切木爾切克文化陶罐上類似刻劃紋的移植變體。另外,屬于齊家文化和寺洼文化過渡期的大族坪北區遺存雙耳罐上的胡須紋,還廣泛見于中亞北部甚至伊朗地區大體同時或略早的遺存;磨溝發現的中國最早的人工鐵器,比西亞、東歐等地人工鐵器的產生至少晚約千年。這說明公元前15世紀以后仍然有較多西方文化因素滲透進甘青地區,這或許是促使齊家文化分化轉變的原因之一。最終的結果是,秦魏家類型變為辛店文化和卡約文化, 磨溝類型變為寺洼文化,而老牛坡類型則融于二里頭文化當中。

  四 影響到中原腹地

  晚期齊家文化東緣已至關中東部和商洛地區,與中原腹地相鄰,自然就具備對中原產生影響的條件。最顯著者,就是為二里頭文化帶來了花邊罐這種陶器。在束頸圓腹罐口沿外或者頸部箍附加堆紋的做法,從仰韶晚期開始就常見于仰韶文化海生不浪類型,沿面壓印花邊最早見于廟底溝二期階段的仰韶文化阿善三期類型,至龍山時代,則普遍流行于老虎山文化、菜園文化、客省莊二期文化和齊家文化,而基本不見于中原。西來的花邊罐,融進東來的作為主體的王灣三期文化新砦類型,就形成了煥然一新的二里頭文化。

  晚期齊家文化向中原腹地的強烈滲透,帶來的當然不只是陶束頸圓腹罐這一種因素。二里頭文化的環首刀、“戚”等青銅器,雖然不排除從北方草原南向滲入的可能性,但更可能是與花邊罐一道由齊家文化引入。更重要的是,二里頭文化青銅合金技術的發展,也可能與齊家文化的啟發有關系。另外,二里頭文化因素稍晚則反向傳播至甘肅東部地區,如管狀流盉以及天水市區等出土的鑲嵌綠松石的青銅牌飾等。

  五 結語

  總體來看, 齊家文化跨越銅石并用時代和青銅時代早期, 約當公元前2400~前1500年,可分為早、中、晚三期。齊家文化因客省莊二期文化的西進而誕生于隴東南, 進而擴展至甘肅大部以及青海、寧夏地區,晚期一度遠距離東漸至關中和商洛地區。其與關中甚至山西、河南等中原地區文化一直存在密切交流,又間接受到來自中亞等地西方文化越來越顯著的影響,并將新鮮血液帶到中原,促成二里頭“王國”文明的誕生,在中國的“青銅時代革命”中發揮了重要的橋梁紐帶作用。如果認為二里頭文化是晚期夏文化, 那么齊家文化就對夏文化的晚期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但卻不能由此得出齊家文化屬于早期夏文化的結論。

 

  (作者:韓建業 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原文刊于《文物》2019年第7期 此處省略注釋。)

作者簡介

姓名:韓建業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