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考古學 >> 考古動態
石峁遺址:石破天驚的新發現不斷顛覆傳統認知
2019年10月09日 09:23 來源:文博中國 作者:李政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9月20-22日,石峁皇城臺考古新發現暨口簧國際研討會在神木市召開。會上,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公布了皇城臺考古又一石破天驚的新發現——直徑約50厘米,高近1米的神面紋圓型石立柱。截止目前,皇城臺大臺階南護墻共發掘各類石雕60余件。

  石峁遺址自2011年確認并開展考古發掘以來,東門址、貴族墓地、居址、帶有防御功能的“哨所”、皇城臺的甕城、大廣場……每年都以令人震驚的成果帶給學術界不斷的驚喜。這座以皇城臺為核心,有內外兩重石砌城垣,城外分布有數座線性分布的“哨所”類建筑遺跡,面積達400萬平方米的史前最大城址,雖然僅僅展示出其神秘面目的一角,已不斷顛覆以往的學術認知,引起了學術界關于中國文明起源與形成過程多元性的再反思。

  石雕、陶鷹、壁畫、口簧彰顯皇城臺等級

  ▲神面圓型石柱正面、頂部圖案

  ▲神面圓型石柱出土位置

  陜西省考古研究院邵晶在本次會議的主題報告中,公布了皇城臺考古的最新成果。皇城臺考古啟動于2016年,發掘顯示皇城臺臺頂的大型宮室類夯土建筑(大臺基)為“石包土”結構,大致呈130米見方的圓角方形,高約4.5米。對其南護墻的發掘清理共發現各種石雕60余件,其中20余件依舊保留在南護墻墻面上。其他石雕發現于南護墻墻體的倒塌堆積中。畫面題材有符號、人面、神面、動物、神獸等,雕刻技藝成熟,技法有陰刻、減地淺浮雕、高浮雕、圓雕等,所有題材的圖案都很講究對稱美。此外,在皇城臺還發現了卜骨和一萬四千余枚骨針,以及距今約4000年的口簧等樂器。

  ▲部分石雕出土狀態

  ▲壁畫殘塊和骨針

  發掘還揭示出,南護墻外還有一道夾墻,神面紋圓型石立柱就矗立在兩墻之間的夾道上,非常醒目。從出土和保存狀況來看,應該是在龍山晚期的地面上,底部還有加固的石圈。立柱上的神面圖案前后兩面對稱,造型夸張;石柱頂部還有一個凹坑。而這種圓柱式的神面石雕在倒塌堆積中還有不少發現。

  此外,從遺址發現的大量陶片里,拼合出了20多個陶鷹,最大的尺寸在90-100厘米,堪稱巨型陶鷹。皇城臺還發現了史前彩色壁畫,這些壁畫的顏色有紅色、咖啡色等,圖案主要是幾何紋飾。

  北京大學吳小紅教授對疊壓于皇城臺護墻與夾墻之間的地面平臺上堆積單位提取系列樣品進行測年,依數據推測,皇城臺的建造和早期使用年代在2200BC-1900BC之間。其廢棄使用的年代下限不晚于1500BC。

  石峁人的石峁王國

  石峁,這個距今4000多年史前最大的城址,一個文獻中沒有記載的古城,擁有高等級的金字塔般的皇城臺,有肅穆震撼的神面石柱,還有強烈的神玉巫三位一體的宗教意識……石峁人究竟是來自哪里?石峁古城反映了怎樣的社會發展階段和文明程度,其在中華文明起源及進程中究竟占有什么地位?這些問題成為學術界百思熱議的話題。

  ▲皇城臺門址(局部)

  ▲石峁出土口簧

  ▲陶鷹

  研討會上,有學者感慨在良渚、陶寺沒有感受到的神圣感,在石峁真切體會到了“圣城”的威嚴,油然而生膜拜之感。

  學者們普遍認為,石峁古城已經進入早期國家階段,李伯謙先生更是直言,石峁古城表現的從古國到王國的發展階段,已經超越了古國階段,進入到了王國階段。

  那么,創造了石峁王國的到底是什么人呢?

  大部分學者認為,石峁是源于中原仰韶文化又面向歐亞的具有強烈北方氣息的文化。既有仰韶的傳統,也受到海岱山東、良渚等文化因素影響,石人面像具有阿爾泰地區和歐亞草原的特色。同時石峁文化對中原有強烈影響。也有學者認為石峁石雕圖像系統與后石家河文化的特征相近,或許是石峁神殿廢棄以后,那批造石雕的人南下,促成了后石家河文化玉雕的發達;石雕的圖像為商周青銅器紋飾找到了真正的源頭。

  有學者認為,石峁呈現出的文化復雜性超出我們的想象,其文化因素是多元的。要從不同的視角去討論各地文明起源的模式。

  石峁遺址植物考古的最新研究成果顯示,遺址所在的河套地區處于農牧交錯帶,水草豐美環境很好。遺址中出土了大量的羊骨,有山羊也綿羊。而這一地區在仰韶晚期主要的經濟生業是狩獵,根本不養羊,到石峁突然出現了新的生業系統。趙輝教授指出,所謂農牧交錯可能是農耕與畜牧并重的混合經濟。大量的羊骨是否代表家畜的飼養和文化的發展有耦合關系?因此,石峁的興起是否和生業經濟的轉變有直接關系是值得注意的問題。

  有關石峁今后的研究,李伯謙先生建議:一是要把石峁遺址放在中華五千年文明起源與發展的進程中來研究。二是要把石峁遺址放在中國同時期相關文化的范圍之內來進行研究。史前中國六大區系或者更多區系,不是鐵板一塊,要有大格局。三是要把石峁城與相關文化內涵的特質聯系起來開展專項研究。四是將科技考古與傳統考古結合的全方位研究。五是要結合古文獻記載深入研究。盡管石峁在古文獻中沒有記載,但其在中國歷史進程中的位置要在石峁文化研究的基礎上進行論證。

  口弦類樂器祖形

  石峁口簧4000年遺音傳世界

  石峁遺址出土了23件距今約4000年的樂器——口簧。陜西省考古研究院孫周勇研究員關于早期口簧的發現與研究的主題報告,重點探討“口簧”的辨識,考古實物資料及石峁遺址考古發現引起的思考。他以考古發現、文獻記載、民族志資料為依據,將口簧形制的演變,放在世界口弦類樂器發展和傳播路徑中,認為石峁遺址所在的中國北方是世界口簧的祖源地,可看作是近現代流行于世界各地的口弦類樂器的祖形,也是中國北方文化因素沿歐亞草原向西、向北影響與互動的重要實證之一和歐亞草原東部地區文化交流的重要載體。

  ▲匈牙利樂器博物館館長阿龍.塞拉依表演的口弦,

  融傳統與現代一體,極具動感時尚(李政 攝)

  石峁出土的口簧為骨質窄條片狀,由琴鞘和簧片組成,器身鏤刻舌簧,一般長約8至9厘米、寬約1厘米,厚度僅1-2毫米。遺址中還出土了制作口簧的骨片及半成品,由此揭示出石峁口簧的加工制作需要經過切磨骨片、剔刻簧舌、簧尾鉆孔、精細加工等四個步驟,充分說明當時人們使用工具的能力與相當精湛的器物加工水平。

  這些口簧是皇城臺使用期間由皇城臺頂部廢棄堆積而來,共存器物豐富,同時碳14測年可以判斷口簧約距今4000年左右,是目前國內所見年代最早、結構完整、特征明確的口簧。由于皇城臺的核心地位,口簧應為石峁上層或承擔宗教和祭祀職能的樂師階層遺物,被賦予了溝通人神、祭祀祖先的功能。“可以想象這樣的場景,在4000年前空曠寂寥的皇城臺上,樂師口含口簧,通過口腔與樂器的結合產生‘呷呷’‘嗡嗡’之聲,如蟬鳴蜂舞般的聲響成為具有儀式感的神秘旋律。”孫周勇說。

  ▲彝族口弦表演(李政 攝)

  結合近年來國內外考古成果,發現公元前2000年左右至公元5世紀約2500年的歷史中,在中國北方、蒙古高原以及俄羅斯南西伯利亞地區的歐亞草原東部區域,出土了一批早期口簧,它們基本結構相似,均為窄條薄片狀,多屬拉線式。

  孫周勇說,如果將公元2世紀之前的口簧出土地點放置在地圖上,一條口簧從中國北方向歐亞草原擴散傳播的線路就會自然顯現出來。口簧最初的傳播可能與北方人群的北進及西遷相關,春秋戰國時期,口簧的使用范圍持續向四周擴散,在進入匈奴文化區域后向歐亞草原東部擴散,同時向南進入中原地區。漢代冶金技術發展出現的簧舌與簧框分鑄的撥奏異體鐵簧之后,促生了口簧的快速傳播與擴散。至唐宋以后,口簧呈爆發式傳播,遍及歐亞大陸、東南亞、大洋洲、非洲等區域,成為一種具有廣泛民族性的樂器。至今,很多國家的不同民族仍然使用這種口弦類樂器。

  開啟申遺之路

  保護展示研究同步推進

  今年4月,國家文物局將石峁遺址列入申遺預備名單。會議期間,石峁申遺啟動儀式同時舉行。這意味著,未來石峁遺址的考古工作,要從申遺的角度具有前瞻性,做到保護與發掘同步,展示與保護同步。并在此基礎上,做到價值研究、保護展示與申遺同步。

  ▲啟動石峁申遺

  據悉,石峁遺址博物館已經開建,作為神木市2019年重點建設項目之一,該項目占地總面積80畝,總建筑面積12890平方米,總投資1.2億元,主要包括博物館、遺址管理中心、考古研究中心三大功能區,預計于2020年6月投入使用。

作者簡介

姓名:李政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齊澤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