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法學 >> 熱點熱議
許娟:數字法學的二進制遞歸符碼
2019年10月09日 09:49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許娟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民法總則》第111條規定,“自然人的個人信息受法律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需要獲取他人個人信息的,應當依法取得并確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傳輸他人個人信息,不得非法買賣、提供或公開他人個人信息”。《民法總則》第127條規定,“法律對數據、網絡虛擬財產的保護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從以上兩個條文來看,立法者提出了依法……不得非法……的規范文本。單一民法解釋學難以應對數字法學內容和體系的整體需要,本文提供數字法學內容和體系建構的法律符號學的規范解釋。

  合法/非法符碼是法律的基本符碼,解釋者可以從法律文本中提取合法/非法符碼,有效組織民事權利法逐漸遞歸到電子數據民事行為法、電子數據行政行為法乃至智能行為法之中,幫助數據法學從沉重的權利和微妙的責任的解釋負擔中掙脫出來,把時間留給數據演化的歷史過程,去等待具體賦權個人信息,去等待具體規定數據侵權責任。國內外學者多年的努力,已經證明了既有個人權利法、社會責任法等法學范疇可以演化出解決問題的辦法,盡管還不足以完整應對數據法學的復雜性,但是合法/非法符碼比權利/責任范疇更有利于簡化數據法學的內容和體系,我們將數據法學的代碼從權利/責任的范疇轉化為合法/非法遞歸符碼。

  以二進制遞歸符碼構建數字人文科技法學體系

  權利法即便生發出無窮無盡的權利,仍然不能窮盡數據法學保護對象;責任法無論生發出怎樣偶聯性的因果關系,都無法窮盡變動的社會條件。數字法學合法/非法二進制符碼可以解決價值論、方法論、本體論、本體論承諾遞歸層次的問題。第一層次按照意識對物質的反映關系,數字法學指稱如何體現數字法學意義,數字法學公理是人的尊嚴,必須將人的尊嚴編碼進入合法性審查之中。第二層次是意識與思維,數字法學的客體是不會思維的,而主體如何思維?哪些主體參與到數字法學的思維活動之中?數字法學的意志自由交疊共識形成于主體間性,而主體間性取決于參與者交互行為。第三層次是思維與存在的關系,思維通過數字法學語言的載體運行,數字法學主體論是權利論,客體論可以是行為論,也可以是義務論,權利論如果不通過行為連接起來,權利論保護是不夠的,合法行為構成民事法律行為和行政法律行為的生效要件,非法排除作為生效要件構成數字法學的裁量基準。

  無論是人文主義還是科技主義,只能從合法/非法的遞歸符碼中建立起數字法學的帝國。這個無限遞歸的法律編碼能夠幫助數字法律科學性與人文性有效連接,通過法律標準,審視人文科技兩個向度,將技術標準納入科技主義之中,將人民美好生活標準納入人文主義之中,此二者之間形成一個遞歸計算方程。就民法而言,無論是人格權還是財產權保護都不足的條件下,通過行為繞開物質世界和思維世界的二象性,通過行為展開現實世界的主體性。海德格爾做了最后一搏,用此在與彼在二元代碼切割開二象性的物質世界。盧曼更為我們構造一個合法/非法的此在與彼在確認標準提供了預測的藍本,幫助我們從有形/無形、可復制/不可復制、客體/主體、公共/個體、創造/疊加、公開/秘密信息的二元符碼中提取出確認標準,統合在合法/非法的二進制符碼之中進行預測性和計算方法定型化,成就了數字時代法律系統的人文科技的偉大發明。

  更為具有實踐性的貢獻是,合法/非法代碼是二維碼,通過二維法律編碼,其可以避開主體權利、客體權利的二象范疇爭論。通過數字法律運作行為,與技術發生二維符碼關系項,其中技術標準被吸納進入法律合法性標準之中,技術標準最終也要經過國家合法/非法符碼的檢測。事實上,《民法總則》第111條采用的合法/非法遞歸代碼,避免了信息市場失靈、信息悖論、信息混沌三元語義識別困境,化繁為簡運用二維語境論的法律識別標準,在信息行為行使過程中展現豐富而具體的正義。

  以信息法律行為構建數字行為法學體系

  數字法學通過信息法律行為過程中的合法/非法分類確立信息行為法律標準。鑒于生物識別和經營者識別行為不同,主體性轉化為信息行為分類識別,區分為識別生物信息和收儲非敏感信息。信息行為被分為主體信息行為和客體信息行為,主體信息行為是指同意權、刪除權、撤銷權的法律行為等;客體信息行為是指數據文件所有權、經營者信息經營權、資產權、交易權、用益權等不斷放松的財產法運作行為。生物識別信息是個人主體信息行為,個人主體信息可以轉化為財產性責任救濟,只要滿足侵權法證明責任四要件,可以對侵犯生物識別信息行為進行責任規則保護,但對被侵權的個人證明責任要求高。

  一組變動的信息行為在不同場域下展現出不同的信息法立法形態,并且都統合在民事法律行為之下,與人相關的權利延伸出隱私權、與隱私權自我決定權相關的引申出資訊自決權。與物相關的權利延伸出動態信息行為,包括物權化、債權化的一束民事法律行為。將隱私權、侵權責任放在民事法律行為體系的框架下進行統一保護,將財產規則和責任規則統一在民事法律行為方案中,是一種行為主義的做法。基于主體信息和客體信息的雙重屬性,有形的物和無形的智力成果都不能滿足個人信息權利客體的需要。德國民法典將權利客體作為整個權利運行的基礎,而物、行為和智力成果作為權利客體不能滿足個人信息流動性的需要,由于信息是流動的,按照權利客體配置信息,并分類規定,會出現難以歸類的現象,只能按照一個動態的合法/非法信息行為進行歸類。

  以二進制遞歸編程標準構建公私法統合的數字法學體系

  信息集合行為的合法/非法編碼對法律行為都是有效的,合法/非法標準幫助公私法以事實中心取得共識,幫助解脫了民行交叉的分類之后無法綜合的難題。如果大數據平臺企業不能按照行業標準將隱私嵌入信息行為之中,法官在合法性審查中發現了違反隱私盾或信息池標準,從民事案件來看,不符合民事法律行為的合法性,從行政案件來看,不符合行政行為法準則。無論案件交給哪個領域,其專業槽都按照合法/非法標準進行判斷,案件判決符合分類學的同一標準。

  在合法/非法編碼下,公私法統一于法律確認的編碼系統之中,個人信息法不同于一般民事權利和民事法律行為的特殊性在于確保信息安全和人的隱私的基石性,僅僅依靠私法的保護是不夠的,還必須尋求公法的保護、社會法的保護。所以在個人信息立法中始終需要處理公私法之間的關系,目前民法學者固有的權利設置,難以滿足公私法貫通保護的信息法特殊立法的需求。在數據組織起來的公共空間之中,自我組織和再組織化的公共人格及其公共物、公共行為的視域,已經將空間區隔成了不同保護的場域,建立以民法為基礎,以公法為保障,以社會法為基石的個人信息立法。個人信息立法并不是一個民法專業槽能夠容納下的一個私有物品,這需要既建立在傳統民法概念基礎上,又要突破傳統民法的概念,形成一個打通公私法的概念體系,在這個概念體系下確立個人信息權利行使的平衡機制,促進數字法學在各法域的平衡發展,合法/非法符碼能夠統攝不同法域,形成合法/非法法律標準。

  綜上所述,二進制符碼是數字法哲學、數字行為法、數字法域法三大內容和體系的法律基本要素,合法/非法演化出是/非、理/勢、數/幾、事/境等無限遞歸的二進制符碼,這類符碼分別作為評價要素、構成要素、主體要素、事件要素、客體要素等構筑數字法學內容和體系。

  (作者系南京審計大學法學院教授)

作者簡介

姓名:許娟 工作單位:南京審計大學法學院

職稱:教授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孫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6场半全场最少奖金多少